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正文

情迷木里之三月的最后一周

发布日期:2021/3/5 4:09:00来源:

3月23日
周一
刘老师主持升旗大典。
语文课群情激昂,数学老师分外眼红,清清孜孜不倦给孩子洗手,奈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洗碗时手指隐隐作痛,昨天被荆棘刺破的地方,红红的好像要发炎的样子,这里的荆棘还真是厉害。
下午做游戏,击鼓传花,刘老师做特约嘉宾兼首席摄影师,奶糖一袋作为游戏的奖品。刘老师引吭高歌欢乐颂,孩子们喜得抓耳挠腮。一路传下去,班上人才济济,唱歌,偷偷看花到偏初手上,刘老师猛然停住,可爱的偏初,起来唱了歌,扭扭捏捏的,好玩,不亦乐乎。
下课和学生跳绳,好玩,一学生说老师真厉害,听得受用。
晚上又和清清去学生权秀家,酥油茶喝过即回。杨长青的爷爷去世了,路遇悲锵哭泣的女人,默默无言看着她远去。
回来煮土豆,苦青菜汤,虽然好吃,不免寒酸。今天是他俩来沙湾的满月纪念日,吃完才想起来,觉得没有大吃大喝纪念一下,亏了。
万才帮忙买了一袋大米,晚上拖拉机送来学校,顺便把我们日思夜想的包裹带到了,一路上滴滴答答的水往下滴,山芋烂掉了,真是不靠谱,强烈鄙视。
看到又有肉干,俩孩子放开肚皮吃喝,问及还有一个箱子装着啥,惶恐不说,唯怕碍及可持续发展之计。
耳机随包裹来了,但是手机已经因为跳皮筋时掉地上,屏幕坏掉了,世事难料,造化弄人也。
3月24日
周二
一大早起来煮早饭,可是停水了。刘老师辛苦上山,接水管。
烧火的时候顺便烤了包裹中幸存的红薯,香啊,甜啊,烤焦的皮也舍不得扔掉,用柴刀刮刮也扔嘴里了。
烧柴火的水平蒸蒸日上,可谓炉火纯青——虽然我们连炉子也没有。
看着红红的火苗突突向上冒着,周围那么静,柴火噼啪小小声的爆开,热气烘烘朝脸上扑着,仿佛听见时间悄悄流逝的声音,那么逼真。
上午的语文课上口语交际,逼着他们开口讲话,初具成效。以云南堡几个孩子为主的七个顽固分子拒不开口,罚他们抄课文,心里有点舍不得,还是狠狠心肠,罚。
偏初再次利用数学课画画,下课偷偷塞给我,强烈觉得对不起数学老师,哭笑不得。
中午王老师给我们洗腊肉,先在火上烤焦,再用刀刮掉焦的皮,再用热水洗,再切片下锅爆炒,油腻腻的,香是香的来。
王老师叫学生给我们一个人带了一个鸡蛋,突然之间,我们变成了富翁,看着篮子里白白胖胖的鸡蛋,喜不自禁,一个孩子交鸡蛋时不小心碎了一个在教室里,刘老师火急火燎拿铲子去,妄图从地上挽救,回天无力,未果,恨恨地。
晚上煮面清清立即打一个在锅里,一锅的蛋花花,吃得喜笑颜开。
傍晚天阴了,几点雨飘下来,吓得我急忙往厨房搬柴火,收晒在地上的松果,辛苦捡回来的,好好珍惜。可是雨马上停了。
晚上没停电,可是停信号了,与世隔绝中。
3月25日
周三
一天复习中。
先评讲作文,写环境保护,举个例子不能滥砍滥伐,结果全班变成了不许大人砍树的小英雄。彻底无语。错别字改好后,让他们誊写,至少,能把一篇文字写通顺,也让我老怀大慰啊。
第二单元的生字,默写惨不忍睹,罚他们在课上抄写,回家作业的质量实在不尽如人意。
咪鲁每下课必问可以玩足球吗,天天告知下课不可玩球,屡败屡战,孜孜不倦,继续天天追问不止,上课则昏昏欲睡,不知所云也。同桌偏初有过之而无不及,上课傻笑,下课热情喊老师一起玩,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音乐课继续荡起双桨,两个两个站起来唱,有男女同桌的扭扭捏捏害羞至极,看得我暗笑良久,三年级的孩子,也怕会有绯闻哩。王次尔同学唱第三段唱得走调走到千里之外,走得惊天动地,实在忍不住和孩子们一起狂笑起来,笑完觉得怪对不起他怪伤害他幼小的心灵的,于是俯身安慰,咱们第三段歌词不熟练,来,老师和你一起唱第一段。果然,第一段好多了,因为和老师一起唱,笑的人立刻羡慕起走调的人来,次尔同学得了表扬,兴冲冲的。
中午清清远征去了茶布朗,不能依赖丘吉尔了,包裹自己去拿吧,学生家长摩托相送,来回五小时的车程,傍晚回来时成了个灰人儿,满头满身的灰尘。一路上的艰辛,可以想见。带回来珍稀的水果橙子,虽然不甜,可是那黄黄的水灵灵的样子真是叫人想不爱都不行啊!
王咪四热情相邀家访,商量后答复明天去,晚上刘大厨煮面,苦青菜另外烫过再炒,味道不错,就是太麻烦了,还是我的烂面比较省事,另给清清煮海鲜苕粉汤,算是对下午远征的慰问。
屁股坐板凳坐得生疼,前任留下来的坏裙子剪过,缝了个坐垫,好多了。
每晚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过今天水电信号一应俱全,心满意足。
3月26日
周四
早上起来发现今天天气冷得厉害,孩子们个个冻得直哆嗦,穿得都太少了。
于是打发他们烤太阳,烤暖和了再进教室早读。煮早饭时,热情的小家伙们赶来帮忙添柴,索性让他们围着烤火,一边话着家常,不亦乐乎。双双告知给天天姐姐写了信,不知道会写些什么呢。
偏初带来登山用拐杖两根,欣喜收下。
早上教寓言两则,课上让孩子分角色朗读,孩子兴高采烈,个个自告奋勇担当角色,待他们浑然忘我时,叫到讲台上来表演,效果非常好,平时害羞的小家伙们,勇敢走上来,表现不错。
下午给一年级上美术,一年级的孩子还没有太多纪律的概念,高兴时就跑上来靠在老师身边,七嘴八舌告知他们认为很重要的事情,倒也乖巧。
学校50个学生,几乎都是沾亲带故的,还都是很近的亲戚,不是堂姐妹兄弟就是表姐妹兄弟,本地的王老师和孩子们也都是亲戚,下课经常有孩子赖到王老师怀里不肯下来的。学校里女孩子占绝对比重,三年级28人,男孩子只有9个,一年级20人,男生5个,觉得很困惑,不是说我们国家男的多吗?这里怎么回事?还有一个现象,这里学生很多有癫痫病,不知道是环境的问题呢还是近亲结婚较多的原因。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经常有叫头痛的,有什么办法改善呢?
晚上去咪四家里,跟着一群的孩子顺溜下山,看着小小的身影一个个健步如飞,自叹不如。
到了才知道,原来和咪凤是住在一起的,两人的爸爸是亲兄弟,两家并没有分家,一直吃住在一起。咪四咪凤咪强三个小孩在我们手里念书。
孩子们照例用手捂住狗的眼睛,我们得以顺利进屋。
首先喝酥油茶,已经爱上了这个茶,一连喝了四碗。亲眼看到用牛奶打酥油,喝到新鲜的酸牛奶,味道却很不习惯,清清一样,刘老师大义凛然喝掉三杯,令我肃然起敬。
吃饭时王小龙频频往老师碗里夹腊肉,这孩子,在学校无比调皮,谁知道有这么懂事的一面?幸好我吃饭比较快,很快就吃饱放下碗,可怜那两个老师细嚼慢咽,结果碗里堆满腊肉,看刘老师最后无奈瞧着腊肉痛苦的表情,想到此君以前对肉肉的无限向往,直念万幸。
告别热情的一家人,回去路上刘郭老师交流心得,诉说打嗝出来都是肥油的味道,发誓这星期不再碰腊肉,我偷偷笑。
村里有老人过世,好像就直接在家里火化,不懂这里的风俗,觉得有一些害怕,不敢从他们家路过,回去绕小路,爬山。
上山真是难啊,一颗心怦怦跳,张大嘴喘着气,好不容易到学校。
张罗洗脸刷牙冲凉,到一半又停电了,幸亏衣服没脱,又出去拿电筒照着,草草了事。
那两个又喊打牌,赶紧求饶,实在没兴趣。于是两人兴致勃勃在手电的亮光里下飞行棋,讲好赌注,清清输了院子里跑三圈,刘老师输了做俯卧撑20个,结果以为自己必赢无疑的刘老师摩拳擦掌做俯卧撑,摄影师清清替他拍照留念,我则作为临时灯光师——手电照明的效果还不错,有照为证。
一时兴起给他们拍照,效果出来发现两人都只拍到一条腿,刘老师出语惊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一腿?惊诧惊诧!狂笑了好一阵。
照片里的自己黑得不像话,安慰自己,没电,光线的问题。
心里虚虚的,难道真的那么黑了吗?不会吧!
终于来电了,可是该睡了。
3月27日
周五
收作业总觉得少了几本,今天彻底查了一下,原来真有不做作业也不交的,咪友同学聪明机灵,反应也很快,居然一直说谎不做作业,姐姐陶咪凤大义灭亲,在弟弟书包里检查到全新的作业本上缴给老师。中午把小家伙叫到厨房狠狠教育了一下,不做作业可以原谅,说谎不可原谅!勒令以前的作业全部补上来,再发现有说谎现象,老师就永远不管你了,这个威胁估计是是目前最有效的。
今天的午餐颇为丰盛,炒土豆炒鸡蛋,加上紫菜虾皮汤,拜清清刚到的包裹所赐。一直不喜欢干货海鲜的味道,现如今也觉得是美味了。
下课偏初又被刘老师罚做俯卧撑,这两天天天被拎着背乘法口诀,错一个做十个俯卧撑,不知道又是哪一句背错了呢。
明天和学生相约爬山,期待中。
煮晚饭时孩子们还没有回去,几个小女生殷殷帮忙点火架柴,教老师煮苦青菜,刚买的米煮饭,不错,就是柴火太旺,老是控制不了火候,饭都是糊的。
晚上冲凉刚结束,电又停了,万幸。
3月28日
周六
本来想睡个懒觉的,刚刚八点就有孩子来叫老师开门,我和清清装睡着,刘老师万般无奈起来开门,这些小破孩,太兴奋了。
早饭也没得吃,泡了麦片,草草结束早餐,刘老师独守空房为了等待中心校来蹭澡的赵主任,我和清清整队兴高采烈出发,留下孤独的刘老师,孩子们乖巧的和刘老师道再见,爬上第一道山梁,回头还看见刘老师可怜巴巴站在门口目送我们。
因为有过一起放羊的经验,所以任命李权勇为此行的队长,负责带路事宜。拄着偏初制造的拐杖,艰难上坡,看着小屁孩们个个生龙活虎如履平地,可怜我老人家张大嘴喘气如履薄冰,偏初在前面伸出小手,一路上贴心地紧紧拉着老师,直到走上平地。
到平地短暂休整,列队继续前行,不用爬坡呼吸顺畅多了,于是和娃娃们一起唱歌,崎岖的山路上飘满了让我们荡起双桨小燕子春天在哪里的稚嫩的声音以及雄壮的国歌,不时与学生家长相遇,热情打招呼。
中途发生小小争执,藏族的孩子强烈要求去瓦尔寨大寺,一问还有两小时的山路,途中还必须翻越一座大山头,吓得我坐在地上不肯走了,一帮孩子强行拉起我前行,万般无奈严重申明老师最远只到乡上中心校,再远说什么我也不走了。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英明的,下午回程时几个小姑娘一直恹恹的拖着脚步,真不敢想象如果破釜沉舟去了大寺,会有几个人走得动回来。
瓦尔寨大寺,总有一天我要去的,不过起码得找个摩托车,太高了太远了。
又看到上次央青同我们去看的水池,这次水满满的,芦花只剩半截在水面上了,水边垂柳依依,别有离情。让他们看景想我们刚刚学的古诗,或说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或说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七嘴八舌,不错不错。
悄悄问几个调皮的偏初咪鲁几个人,在家里不听话爸爸妈妈打不打,不假思索答曰打,于是严肃威胁在学校不认真的话老师也要打,小家伙洋洋自得毫无羞耻之意,答复如出一辙,打是为了我们好。气得我不高兴说话了。
刺溜溜滑下山,复归大路,一路高歌向中心校进发。
路上看到日晕的奇观,当地人叫做龙,一圈彩虹围着太阳,渐渐扩散开去,好美。问路遇的当地人,为什么有这样的奇观,亦不知所以。傍晚远山上飘飘扬扬下起了雪,刘老师手机查百度,原来和日晕有关。
辛苦到达中心校,分干粮,简单游戏,匆匆回程。
回来路上变了天,小家伙孜孜不倦采野花给老师,再次申明不准碰结水果的花,老师要吃果子。
手捧大束各色野花爬山,沿路学生娃渐渐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偏初坚持和老师一起到学校再回家,近学校的山脚下,又帮我找到拐棍一支,欣喜接过,可惜新拐棍毛刺颇多,路上浑然未决,晚上手掌心到处生疼,在摇曳的烛光里,用我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挑拨了半天,方才安稳睡觉。
补充:李权勇队长热情相邀,又去他家蹭饭,带上刚刚寄到的巧克力一盒,腊肉鸡蛋汤继续,吃的非常不好意思,下次真不好意思再去了。
3月29日
周末
刘老师光荣的病倒了,发烧,喉咙痛得吃不下饭,睡了一天,我和清清干着急。
一整天休养生息中,中午偏初来学校玩球,和我讲起不想上学的事,这个聪明的小孩,因为父母对教育实在太没有概念,溺爱小孩,上山采虫草几十天就让小孩跟在身边玩,不让小孩上学,所以他的基础才会这么差。我默默地想着心事,很悲哀很心痛,可是不知道怎么劝他他才会懂。
腰酸背痛的,真是累了。
3月30日
周一
数学老师继续生病,上语文课一天。
3月31日
早上王老师前来告知,昨天开始的停电会持续起码一周,呆掉了。
刘老师去乡上看病,我继续整天上语文课。
未来停电的一周,会怎样呢。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3.ctrip.com/wri/images/200907/AMY79915190338734.jpg" width=670>
(出游图 一路高歌)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3.ctrip.com/wri/images/200907/AMY79915190402734.jpg" width=670>
(小美女)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3.ctrip.com/wri/images/200907/AMY79915190429734.jpg" width=670>
(筋疲力尽)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3.ctrip.com/wri/images/200907/AMY79915190447734.jpg" width=670>
(意犹未尽)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
    热门排行
    景区推荐